何伟文:“汇率操纵”的标准毫无科学性

admin 娱乐注册 2019-10-08 12:36:12 1020
何伟文:“汇率操纵”的标准毫无科学性

何伟文:汇率操纵的标准毫无科学性

人民币汇率水平衡量标准不是美元

仅仅把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作为人民币汇率水平的衡量标准,这个标准是臆断的。

代表人民币汇率的第二个指标是国际清算银行公布的实际有效汇率指数,其中主要货币实际有效汇率指数,以2010年平均值为100.0,2014年平均数,美元是103.3,人民币是118.4。说明2010-2014年人民币汇率指数明显上升,美元则相当平稳。2019年6月美元这一指数升至124.1,人民币是120.4。说明2014-2019年美元汇率指数明显上升,主要原因是美联储退出量宽并加息的影响;同期人民币指数则相当平稳。但从2010年起算,美元累计上升24.1%,人民币累计上升20.4%,相差不大。因此,人民币汇率水平在过去9年里稳定上升,和美元汇率水平相差不大。

第三个指标是IMF公布的特别提款权,即购买一个特别提款权需要的本币数。2018年12月28日需要9.531070元,2019年8月5日需要9.667810元。此期间人民币下跌1.4%,幅度很小,总体稳定。

从上面三个基本指标看,人民币汇率在过去短期内是稳定的。

不仅人民币如此,世界大多数可兑换货币,凡是不同其他某种货币例如美元挂钩的,都要以某个或某几个指数衡量其汇率水平变化。美国自己也从来不拿对某个货币的汇率作为美元强弱的衡量标准。

汇率操纵国标准没有科学根据

第一条, 对美贸易顺差超过200亿美元,可以说完全是产业分工所致,与货币因素无关。2019年上半年,美国在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领域对爱尔兰有132.02亿美元逆差,对意大利则有4500万美元顺差。这是因为美国把该领域相当一部分生产放到爱尔兰,没有放在意大利。这与货币没有关系,因为爱尔兰与意大利都使用欧元。

第二条,一个国家的经常账户顺差是全球贸易的结果,都算到对美是否操纵汇率显然牛头不对马嘴。2018年德国经常账户顺差达到2999亿欧元,相当于GDP的7.8%,主要顺差来源是欧盟内部。

第三条,持续购买美元压低本币,以获得出口优势。欧元区的货币政策集中在欧洲央行,德国无法干预欧元。

这三条之所以违反经济规律,是因为它建立在以美国为中心、对象国的业绩和行动都涉及美国利益的假设上,排除了其他国家之间的价值链和贸易关系。因此不符合国际贸易的总体事实。

从过去的事实看,美国使用汇率操纵国大棒主要是配合其利益需要,迫使对方在贸易条件上做重大让步。一旦这个目的达到,它也可以不使用。是否真的汇率操纵其实并不重要。

美国使用汇率操纵国大棒是有选择性的。2019年初至8月2日,人民币对美元下跌0.9%,就被戴上汇率操纵国帽子。同期澳大利亚元对美元下跌2.7%,欧元对美元下跌3.1%,它们却不是汇率操纵国。美国给中国戴汇率操纵国帽子,根本不是货币决定,而是政治决定,是在中美下一轮磋商前对中国极限施压的一个工具。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