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提防侵害用户隐私权的“巨无霸”

admin 天富娱乐 2019-09-10 15:08:16 9197

不久前,微信读书的软件用户黄女士将微信读书、微信的运营方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黄女士起诉的理由是,微信读书与微信是两款独立的软件,在她未授权的情况下,微信读书软件使用了自己微信好友名单,并分享了阅读读物和读书感想等信息,违反了《民法总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等相关法规的规定,侵犯了自己的隐私权和个人信息权。法院已正式受理该案。

黄女士的委托代理人熊定中告诉媒体,虽在一般概念中,微信与微信读书仿佛“都是腾讯的”,但在法律上两者分属不同的主体,两者就获取、使用、保存个人信息应分别取得用户的授权。同时熊律师表示,一个人读什么书可能直接关联着他在思想上、生活上的多方面隐私。“比如一位患有隐疾的用户可能会在微信读书上阅读相关的医疗书籍,而一个打算怀孕的用户去阅读孕期健康书籍时,也未见得希望自己公司的HR或者部门领导看到。”

同样引发争议的还有微信的“微保”与“好物圈”等。某媒体观察人士吐槽,在没关注过“微保”的情况下,该人士却在微信上收到微保的“续保”推送,作为第三方的微保如何能获得用户在其他保险公司的投保信息,引发诸多质疑;此外,微信新近推出的具有电商功能的“好物圈”,也引来诸多用户的不安,用户一旦启用此功能,你的网购消费动态将会向微信好友全部开放……

微信用户在今年一季度已突破11亿。对一个普及面如此之广的社交工具,如果过度使用用户的隐私信息,确实令所有人不安。眼下不少APP都设置了“微信登录”选项,如果这些APP与腾讯投资相关,如“大众点评”“微信读书”等,就能使用微信用户的关系链和相关信息。在这类操作中,用户只要选择微信登录,就必须接受,并无选择权。也就是说,微信用户的社交链和一些隐私信息,正在成为相关企业谋利的工具。

随着微信的普及,微信用户的社交关系链也日趋复杂,有领导、同事、亲友、老乡,也有客户、粉丝、商家、一面之缘的陌生人等,并非“好友”二字所能囊括。在用户可能还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向其所有的“好友”暴露用户的消费习惯、所思所想、甚至个人保险一类的生活和金融信息,显然会伤害到用户的隐私权。因为微信用户愿意向“好友”公开的仅仅是朋友圈中的信息,而非所有隐私。

微信显然是今日中国流量和大数据的寡头,11亿用户,加上朋友圈、微信群、微信支付等,使其拥有与沉淀了最大数量、最为完整的用户信息与隐私。这些信息和隐私,对企业来说有巨大的商业价值。如好物圈的商品,用户购买后,就可能对他的微信好友构成影响,并产生购买行为。这种社交电商模式,其实就是在利用用户的海量社交数据谋利。微信目前的做法,等于将用户的社交链和消费信息悄悄向某些领域开放了,使用户数据被某些商业服务或交易所用——有些可能还是用户并无察觉的情况下——其对用户构成的伤害,随着使用范围的越来越广,甚至是无法控制与逆转的,因为它已被大量写入了一些程序的后台。

随着微信对每个人的社交与网络活动积累的数据越来越多,通过采集与分析,完全可以掌控对你个人信息环境的塑造,最终掌控你的思想和行为。当11亿人的信息和隐私,都掌握在某个垄断企业的手中,既无国家层面的保障,也缺少法律方面的明确保护措施,这种前景确实令人担忧。

《网络安全法》虽已颁布实施两年了,但因是基本法,多是框架性规定,界定得非常笼统,导致在司法实践方面的案例还极少,这也是当下互联网企业在使用个人数据越来越肆无忌惮的主因。

在大数据时代,对用户的隐私保护其实贯穿于数据的生产、存储、处理、使用的全部过程。随着时代的变化和对数据使用的发展,对用户隐私的保护需求也越来越高。这方面仅靠行业自治肯定不行,国家只有在《网络安全法》的基础上,出台更为明确与严格的实施细节,才能起到法律的预防与管控作用。

早在三年前,欧盟就推出了《欧盟一般数据保护条例》,对民事数据和司法数据的保护进行了规范。条例规定很严格,严格控制网络服务提供商对用户数据的采集和利用,法律只允许网络公司采集、利用那些无法被明确特定化到个人的信息。欧盟政府认知到,只有确保个人隐私数据不被滥用,才能保证互联网的安全环境与该产业的良性发展。否则,个人信息一旦被滥用,最终伤害的不仅是民众利益,而且也会危及到整个互联网产业的发展。

中国应该学习和借鉴欧盟的做法,实施细节从规范数据的采集开始,只有规范采集,才能从源头上保护个人的隐私;然后是限定数据应用的边界;最后是用高技术手段来提高监督管理数据安全的水平——最好有第三方监督。只有这样多管齐下,才能让非法利用数据的行为无法隐藏。

对网络用户来说,哪些属于可以使用的公共记录,哪些属于不能随意侵犯的个人隐私,需要法律进行更明晰的界定。随着刷脸、指纹技术的普及,个人生物特征的信息保护尤其需要尽快明确立法。如何不让商业机构无所顾忌地伤害民众的隐私权,是当下法律需面临的严峻问题。

来源地址: